世代书香 满门英烈—— 海城鲤趋埔林氏家风小记

□汕尾日报记者 沈绿洋

提起海城鲤趋埔林,人们第一时间想起的可能是彭湃烈士的老师林晋亭,以及彭湃烈士的亲密战友林铁史。近日,记者来到海城龙津社区,参观了林氏“九包五”格局的大宅、听社区干部及林氏后人介绍,才知道鲤趋埔林既是世代书香门第,又是满门英烈的红色家庭。

诗礼世代留书香

鲤趋埔林以经商起家,却十分重视对子弟的培养,康熙年间即设有私塾培养本族子弟,也接受外姓的学生。

清雍正乙卯科(1735年),涵养多年的鲤趋埔林终于出了一名举人林观海,任职嘉祥县知县(属山东省济宁州)。林观海致仕后,参与编修《海丰县志》,并注重对后辈的培养,其中举人林菶和林向荣皆出其门下。

此后鲤趋埔人才辈出,计有:举人林云鹤、恩贡生林昞开、拔贡生林昉开、副贡生林时开、岁贡生林初开等二十多人。成为名副其实的世代书香门第。

清嘉庆庚申科(1800年),林云鹤中式举人,授职琼州府感恩县儒学教谕,后调任琼州府临高县儒学教谕。因任上成绩突出,敕封林云鹤的父亲林观若为修职郎、临高县儒学教谕,封林云鹤的三位母亲黎氏、罗氏、黄氏为孺人,可谓光宗耀祖。此后,林云鹤又先后任昌化县、担任儒学教谕,并终结在昌化县的任上。林云鹤还是一名诗人,《同治海丰县志》收录其长诗《五坡岭》一首,起首四句为:“元黄龙战风霆号,名州二百伤哀猱。大帅丧事鼓声死,孤臣慷慨麾旌旄。”

林云鹤的儿子林晓开、林时开、林昞开等人幼受庭训,也都满腹经纶,热衷于海丰的文化教育事业。

道光十九年(1839年),时任海丰知县张熉在五坡岭创建“莲峰书院”,每年收入仅100余两银,入不敷出。林晓开慷慨地将位于留颍乡的祖业200余亩租田捐献给莲峰书院作办学经费。第二年,林晓开又和好友姚荣吉二人向海丰孔庙捐献绿豆青石雕刻的“石鼎”一口,姚荣吉是高田社人,清道光元年(1821年)辛巳科恩贡生。

清道光元年(1821年),林云鹤的第三子林昞开考取恩贡生;海丰当局看中林昞开的才干,任命其为海丰清治局负责人。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林昞开参与时任海丰知县蔡逢恩编纂《海丰县志》的工作。

林昉开是林云鹤的第五子,擅长诗书画,艺名远闻惠州府,留存民间书画作品不少。其传世诗词有《白鹤峰苏东坡故居怀古》,诗曰:

苏公遗迹耸崔巍,白鹤峰前翠作堆。

俎豆千秋尊大节,宣仁二语泣奇才。

生逢宸眷犹如此,老入穷荒更可哀。

今古茫茫凭吊处,寒潮落日大江来。

林云鹤的第二子林时开也是名闻一时的诗人,《同治海丰县志》收录其诗《五龙寺》《南湖》《万善堂》三首。分别是:

“古榕飒飒草萋妻,门外幽禽着意啼。

日午石桥无客到,有人闲步竹林西。”

“步月到南湖,闲倚湖边树。

拂面微风来,竹露声如雨。

白云半空飞,月在云开处。

素影落寒波,潮痕自来去。”

“附郭招提境最幽,逍遥聊作避喧谋。

深尝世味终须觉,历遍寒情自耐秋。

时鸟数声来木末,遥山一角落墙头。

眼前挹取都无尽,天际闲云淡未收。”

林云鹤之孙、林昞开之子林梦星也是当年海丰闻名的教育家、诗人。据传,闻名遐迩的“海举”黄汉宗即其弟子。林梦星传世作品颇多,如《银瓶飞瀑》写道:

“名山自古号银瓶,一水悬空势莫停。

好似仙人持匹练,倒垂介断数峰青。”

彭湃的老师林晋亭

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辛丑科,鲤趋埔子弟林晋亭考取秀才,历任高小校长、中学教员、教育会长、戒烟局董事等职务。

1911年辛亥革命后,陈炯明任广东都督,林晋亭负责都督府的秘书工作,1913年任省审计处处长。后来因政治风波,林晋亭先生避居香港,他在香港利用主编《香江杂志》的机会,发表爱国文章,鼓励同志。

林晋亭协助陈炯明的军务,往来于香港、澳门、惠州和海丰等地。当时,香港政府禁止华人居港搞革命工作;1916年,林晋亭在香港被捕下狱,囚禁了54天,他在狱内感慨地吟咏爱国的诗词《香狱吟》一部共90余首,借用诗词抒发革命情怀,揭露社会的黑暗。

林晋亭是一位进步民主人士,他同情农民的疾苦,竭力支持彭湃领导的海陆丰农民运动,在陈炯明与彭湃有某些问题发生矛盾时,林晋亭出面说服陈炯明,陈炯明对林晋亭的意见也多有采纳。

抗日战争时期,林晋亭先生避居澳门,1941年在澳门病逝,享寿68岁。

满门英烈 首推铁史

林晋亭的儿子林铁史(1898~1928),字修家,是海陆丰苏维埃政权的创建者之一。

1921年暑假,林铁史回海丰参加彭湃创办的“社会主义研究社”,开始接受马列主义。1921年10月,赴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在校期间,参加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被选为中国留日本学生东京团支部书记。1924年回国。1925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根据党组织安排,林铁史担任海丰县教育局长。1926年,在海丰中学增设高中程度的“社会科学专修班”,开设马克思主义理论课,为海陆丰培养一批革命人才。1927年4月至10月,林铁史参加海陆丰三次武装起义,当选为海丰临时革命政府委员;同年11月16日,担任陆丰县苏维埃政府执行委员兼秘书长,主持苏维埃政府的日常工作。1928年2月,国民党集中军队进攻海陆丰根据地,林铁史担任中共陆丰县委西北特委负责人。4月12日,陆丰县委主要领导人牺牲。5月10日,林铁史和西北特委领导人举行会议,成立中共陆丰临时县委,他担任县委常委、临时书记。6月28日,正式成立县委,他任县委常委兼军委主任,负责全县军事斗争。1928年7月6日,林铁史到碣石一带传达中共东江特委组织夏收暴动的工作指示时被捕。同年7月11日,林铁史壮烈牺牲,时年仅32岁。

在轰轰烈烈的大革命中,鲤趋埔林涌现了林芳史、林新家、林集家、林通经、林文史、林庆家、林仲岳、林仲鹏、林照乘、林仲卫等多名烈士,可谓满门英烈。